火星棋牌
热门新闻咨询

拍案丨男子三大球很可能将集体缺席奥运 必须要谈谈这个病灶了

2020年1月12日,这一天对中国体育来说值得铭记。

一觉醒来,男排、国奥相继在争夺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比赛中输给对手,双双告别东京。

再加上男篮世界杯上无缘直接晋级、附加赛出现机会渺茫的中国男篮,中国男子三大球36年来首次集体缺席奥运赛场几成定局。

缓缓打出一个问号,几乎是每一个闻讯者的状态;默默留下一串省略号,更成了很多球迷对如此消息习以为常的心态。

三大球的集体落寞,不禁让人再次审视我们体育的职业化发展问题。

职业化的问题藏不住了

时光倒流回40年前,那时候竞技体育还是国家的事情,运动员拿的就是工资和津贴,在那个体育和钱没有太大关系的年代,体育留给我们更多的是鼓舞和感动。

1994年,我们终于下定决心要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职业化足球联赛。那一年元旦过后,25岁的范志毅拿到了他成为“职业球员”后的第一笔月薪——2500元人民币。对当时月薪二三百的普通人来说,这绝对是个“天文数字”。

到了2019年,中国足协发布“限薪令”,规定国内球员在2019年11月20日之后签订的合同为新合同,税前顶薪不超过1000万人民币,表明足协对球员的高薪已经“受不了了”。

从过去收入接近普通人的十倍,到现在不知道是普通人收入的多少倍,足球职业化带给球员的是盆满钵满,但带给球迷的则更多是内心的“支离破碎”。

没太多钱的时候,我们的足球水平尚且还能“驰骋亚洲”,进一次世界杯,为什么到了有钱的时候,职业化道路走了这么久,反而一胜难求?

成绩虽然不是竞技体育的唯一,但却是观察职业化水平发展最直观的KPI。这次男子三大球集体“爽约”奥运会并不是偶然的,是多年来中国体育职业化固有问题的一次集中显现。

职业化不是简单模仿与过度商业化

在体育职业化的发展历程中,欧美国家和地区是当之无愧的“领头羊”。比如,美国的职业联赛发展比较成功,“四大联赛”在世界范围都具有强大影响力,职业体育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远远超出体育范畴。

对于大球运动来讲,不排除有高烈度、强对抗的客观要求,但这些“先天因素论”在日韩球员绽放于欧洲足坛五大联赛的事实面前更像是一个借口,让独自在西班牙“漂泊”的武磊更显悲情。

回顾这么多年体育类职业化联赛走过的路,多多少少都会看到欧美成熟联赛的影子。学习先进固然必要,但体育职业化道路并不是复制、粘贴就能拷贝成功的,形似而神不备,只在皮毛、包装上下功夫注定不能成功,不顾差异进行模仿也走不出自己的职业化之路。

事实上,我们的一些联赛在形式上已经和成熟的联赛差不多了,常规赛、季后赛该有的都有了,最佳射手、MVP等该颁发的奖项都颁发了,但却忽视了这些成熟的职业联赛背后的先进理念、配套模式、社会互动、人才培养等一系列更为重要因素的良性循环。

此外,一些人对职业化联赛的认识还过于简单,把职业化等同于商业化,以为“投资到位了、球员有钱了、市场火爆了、广告投放了”就是职业化。

结果却是商业化取代了职业化,一切向钱看,一切为利跑,造成职业化被浮躁、乱象绊住手脚,监管、道德出现失位,假球、黑哨、腐败等丑闻屡见不鲜,如此职业化未能很好地促进竞技水平的提升。

必须迈过的坎儿

更进一步,走职业化之前,我们走的是举国体制,这样虽然可以在奥运赛场摘金夺银,一时风光,可所夺金牌基本都是普及化程度不够高的“小众项目”。

然而,建设体育强国并不能仅仅靠在“小众项目”上收割金牌作为支撑,还必须在三大球等具有普及性、世界性的竞技项目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发展这样的项目只有靠竞争,除了发展职业化之路我们别无选择。